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世子很凶 > 第二章 通天宝典

第二章 通天宝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翌日清晨,钟声在满城春雨中响起,雾蒙蒙的魁寿街上,一黑一白两匹追风马停在一起。
  
  许不令身披蓑衣都带斗笠,站在门口,和媳妇们逐一拥抱道别。
  
  岳麓山在楚地,距离长安城一千五百多里,按照追风马的脚力,一个来回也得半个月。
  
  分别时间不算太长,但彼此在家里朝夕相处这么久,忽然离开几天,姑娘们显然都舍不得,连萧湘儿和祝满枝,都早早地起了床,站在大门外相送。
  
  小桃花同样做江湖打扮,背着两截铁枪,站在石狮子后面等待。
  
  昨天说好和许不令一起出门,小桃花还以为好多人一起,她跟着队伍走;到了现在才发现,许不令不想带着媳妇们出去冒险,只是快去快回过去看看,她一个人跟着。
  
  孤男寡女行走江湖,她还打不过许不令,万一半道上没找到歇脚的地儿,两个人凑合一晚,那不就顺水推舟了吗?
  
  小桃花站在门口犹豫了下,目光在姑娘们身上搜寻,逐渐锁定在了陈思凝身上。
  
  小桃花和陈思凝、祝满枝在北齐便有交情,关系最好;满枝武艺不好,即便想帮她说话,估计也护不住她,而陈思凝则要强势些,还有两条小蛇当依仗,说不定路上还能帮她一把。
  
  念及此处,小桃花走到了台阶下,含笑道:
  
  “思凝姐,你不是想去中原江湖上转转吗?好不容易出去一趟,我还想让你带着我见世面呢,你不跟着?”
  
  大门口的姑娘,谁不想和许不令一起出去旅游,只是芙宝外公的信息不明,身份又特殊,过去还不知道遇见啥情况,姑娘们才没有跟着的意思。
  
  陈思凝按照实力来说,跟着许不令不会拖后腿,但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。当下略显纠结的道:
  
  “嗯……我的铺子还开着,若是没人打理……”
  
  宁清夜性格率直,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小心思,见小桃花没个伴儿,肯定会受许不令欺负,干净利落地开口:
  
  “你铺子有人打理,也没人去吃饭,还不如和小桃花出去散散心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府门外顿时哑然,都是憋着笑。
  
  陈思凝抿了抿嘴,想要反驳一句,却又无话可说,只得讪讪一笑:
  
  “好像确实如此。”
  
  崔小婉最心痛这个名义上的侄女,见陈思凝也有跟着的意思,开口道:
  
  “思凝,你想去就去吧,铺子让满枝去打理,说不定等你回来后,生意就红火了。”
  
  祝满枝早上还没睡醒,抱着清夜的腰儿,此时含含糊糊的道:
  
  “是啊,我可是二东家,让我经手,早就把本儿挣回来了,你非不让……”
  
  陈思凝自幼没有父母照看,做事很独立,自己折腾铺子,一来是相信自己的能力,二来是怕满枝天马行空一通乱搞,把铺子整成了说书堂子。
  
  不过如今已经快黄了,有几个听书的也比没人进门的好,陈思凝犹豫了下,还是从腰上取下了钥匙,递给了满枝:
  
  “那就麻烦你了,你可别乱整,招牌是相公写的,不许换,还有,得卖螺蛳粉……”
  
  祝满枝接过钥匙,塞进领口里面,懒洋洋地摆了摆手:
  
  “知道啦,本枝做事你还不放心?回来数银子即可。”
  
  陈思凝抿了抿嘴,想再叮嘱几句,可仔细一想,再乱整也比她现在强,当下也不多说了,转身走到了台阶下。
  
  萧湘儿和萧绮站在一起,转眼思索了下,倒是想起了什么,说了句:“等等。”然后就跑进了后宅里。
  
  其他姑娘表情一凝,似乎是知道要发生什么,都是表情古怪地眨了眨眼睛。
  
  陈思凝察觉不妙,想拉着小桃花先走,只可惜许不令没有动弹的意思,保持着明朗笑容逗儿子。
  
  稍微等了片刻,萧湘儿便从家里跑了出来,不出意外地拿着一个小木箱,放到许不令手里:
  
  “给,早去早回。”
  
  萧绮有点受不了这妹妹,斜了萧湘儿一眼:
  
  “你倒是体贴。”
  
  陆红鸾抱着儿子,也不太好明说,只是眼神古怪的道:
  
  “她不一直是这模样,为虎作伥。”
  
  萧湘儿反正有许不令撑腰,对此半点不在意。
  
  许不令心满意足地把小木箱递给思凝,含笑道:
  
  “还是宝宝大人贴心,我们先走了。”
  
  松玉芙有点担心外公,但消息不明确也不能乱说,想了想,还是柔声道:
  
  “相公慢走,早去早回。”
  
  “好,都回去吧,出发了。”
  
  许不令摆了摆手,便翻身跃上了黑色追风马。
  
  小桃花自顾自上了清夜的白色追风马,本想抬手把陈思凝拉上来,只可惜陈思凝刚刚飞身而起,半空就被许不令一把勾住了腰,坐进了许不令的怀里。
  
  “驾——”
  
  许不令轻夹马腹,朝着魁寿街外飞驰而去。
  
  陈思凝被搂着腰坐在怀里,脸色瞬时红了,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肩膀:
  
  “相公,你做什么呀?大街上的,我和小桃花坐一起吧。”
  
  许不令扫了眼,大街上抱一起确实不好,便扬起了蓑衣,把陈思凝包了起来。
  
  小桃花在身后纵马疾驰,怀里蹲着大白鹰,瞧见这亲热的场面,有点不忍直视,偏过头去望向了别处……
  
  -------
  
  二月初春,两匹追风马在细雨绵绵的官道上全力飞驰,哪怕是跑五十里再歇两刻钟,走走停停下来,也在第二天的下午,抵达了武当山附近。
  
  日夜兼程赶路,晚上只是在驿站稍微歇了歇脚,连续奔波六百多里,抵达武当山周边时,人还撑得住,马却已经乏了,三人速度慢了下来,寻找过夜休整的场所。
  
  黄昏时分的山道上,许不令骑着马朝小山顶端行进,面容冷峻做出观赏景色的模样,手却搂着蓑衣下的陈思凝,偷偷摸摸的轻薄小媳妇。
  
  陈思凝则由侧坐,变成了面对面坐在许不令怀里,脸颊靠在肩膀上,做出闭目熟睡的模样,随着马匹颠簸身体微微起伏,脸颊上带着几分奇怪的红晕,不过被长发遮住,倒是看不出来异样。
  
  小桃花走在后面,瞧见这人迹罕至的山道,轻声询问:
  
  “我们去哪儿?”
  
  听见长时间默然的小桃花说话,陈思凝回过神来,稍显慌乱的想要起身分开些,却被许不令摁了下后腰,坐得结结实实,无声轻‘呜’了下,又连忙做出平静模样,左右看了看:
  
  “这里是武当山吧?清夜和玉合姐以前住在这里?”
  
  许不令坦然自若,抬手指了指山顶方向:
  
  “上面就是长青观,玉合以前当道士的地方,刚好来了这里,在那儿休息一晚。”
  
  小桃花见此也没有多问,跟着许不令来到了小山顶端。
  
  山顶上的小道观,因为常年无人居住,已经显出几分破败,内外全是落叶,大门依旧锁着,倒是没人敢过来乱动东西。
  
  许不令在道观前停下马匹,陈思凝便连忙起身,从蓑衣下钻出来,落在地上整理了下裙子。
  
  小桃花从白色追风马上跃下,牵着马走到道观前看了看,又望向旁边的陈思凝,稍显奇怪的道:
  
  “思凝姐,你裙子怎么湿了?”
  
  陈思凝低头看了眼,裙摆上有些许水迹,看起来挺明显的,她脸色猛地一红,连忙抬手拍了拍,含笑道:
  
  “下雨了,可能是不小心沾上的。”
  
  说完后,便一个闪身跃入了道观的院墙,落地时还脚步不稳踉跄了下。
  
  小桃花莫名其妙,跟着落地,正想继续询问,许不令便落在了身前,含笑道:
  
  “骑马奔波,可能腿麻了。找地方休息吧,明天还得赶路呢。”
  
  小桃花一直不太好意思和许不令说话,没有接茬,默默跟着陈思凝跑进了屋里。
  
  宁玉合的道观里,只有一间睡房,里面两张小床,收拾得整整齐齐,不过长时间无人居住,落了些许灰尘。
  
  陈思凝和小桃花两个人,很认真地把屋子收拾了一番,便躺下休息恢复体力。
  
  许不令作为大男人,自是没有直接凑进去睡一起,和傻乎乎的白鹰坐在屋檐下守夜,看着山外云雨,思考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  
  天色渐暗,道观内外细雨绵绵,整个世界都安静得没有丝毫杂音。
  
  小桃花和陈思凝躺在两张木板床上,此时此刻都没什么睡意。
  
  陈思凝比较话痨,路上的时候被许不令偷偷折腾,不太敢说话,此时怕被小桃花看出异样,倒是主动开口聊起了天:
  
  “小桃花,你伤也快好了,听许不令说,回去后就要进门了,你紧张不?”
  
  小桃花犹豫了下,轻声道:“师父让我以后盯着他,我为了天下百姓着想,舍生取义,没什么紧张的。”
  
  陈思凝觉得这回答太正式了些,侧过身来,含笑询问:
  
  “你喜不喜欢许不令?”
  
  小桃花眨了眨眼睛,抬起头瞄了下外面,觉得许不令听不到后,才压低声音道:
  
  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和你们待在一起挺开心的,也不想走了。但是大哥哥他武艺太高了,师父让我盯着他,我的武艺肯定盯不住,所以得做出不好惹的模样,免得变得和满枝姐一样,对他唯命是从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陈思凝稍显意外,觉得现在的小桃花,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。她抿嘴笑了下:
  
  “许不令知道是非,也不用盯着,喜欢的话,一起好好过日子不就行了,干嘛想这些有的没的?”
  
  小桃花摇了摇头:“师父说,人会变的,我不想大哥哥也变成满心功利的样子,就现在这样最好了。”
  
  陈思凝也喜欢不求名利只疼媳妇的许不令,对此微笑了下:
  
  “放心好啦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许不令就喜欢家里几个姑娘,用他的话说就是给个皇帝都不换,变不了。”
  
  小桃花经过这么多年的接触,其实也看出了许不令的性格,但再让她和小时候那样,粘着许不令一口一个‘大哥哥’,总觉得别扭得很。她已经长大了,就这样挺好的,反正不分开了,又不急着一两下。
  
  轻声闲谈间,被折腾一路的陈思凝,率先话语渐小,闭上了双眸。
  
  小桃花听着外面的轻柔雨幕,回想着杨树湖畔的场景,有点睡不着,背过身去,又拿出了一只贴身携带的银元宝,放在手里轻轻摩挲。
  
  两个人就这么躺在床榻上,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  
  小桃花半梦半醒之际,忽然听见‘咯吱咯吱——’的轻微响声,不远处的床铺,好像在微微晃动。
  
  ??
  
  小桃花猛然惊醒过来,却不敢乱动,房间里黑灯瞎火什么都看不到,但侧耳倾听,明显能听到两道呼吸声交织在一起,还有思凝姐紧张到极点的讨饶声:
  
  “相……相公,你慢些个,小桃花……待会醒了……”
  
  “好,那我不动,你自己来……”
  
  “唉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小桃花瞪大眸子,有点不可思议。
  
  思凝姐这是在……
  
  我的天……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