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世子很凶 > 终章 花落闲庭 全剧终

终章 花落闲庭 全剧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糖葫芦——”
  
  “卖煤……别动手,讨厌……”
  
  年关刚过,长安城千街百坊之间,大红灯笼尚未撤下。
  
  虎台街上,刚刚从武馆出来的宁清夜,提着雪白宝剑,在街边的糖葫芦垛上,挑选了几只颗粒饱满的糖葫芦。
  
  街道后方,原本朱满龙坐镇的铁爪门,如今换了招牌,上面由许不令手书了‘绝剑山庄’四个大字,烫金招牌在冬日暖阳下熠熠生辉。
  
  剑圣祝六和厉寒生,并肩站在大门外送行,旁边则是摩肩接踵前来拜师的江湖客,连其他几家武馆的馆主,都在人群里面排着队,希望能被两名武魁,亲口指点两句。
  
  宁清夜的表情如往常一样清清冷冷,挥手道别后,便拿着几串糖葫芦,转身走向皇城外。
  
  长安城很大,随着朝代更替、新政出台,关外诸多小国的使臣,也闻讯赶到了长安城,朝见天朝上国新的天子,街坊之间异族人随处可见,‘万邦来朝’的气氛很浓郁。
  
  宁清夜提着许不令送给她的‘不令剑’,先是到大业坊青石巷,买了两壶断玉烧,然后来到状元街上。
  
  龙吟阁正对面,原本的一家玉器行,如今返修一新,改成了一家酒楼。
  
  酒楼上面挂着招牌,上书‘柳州螺蛳粉’,字迹铁钩银画,也是许不令所写,酒楼装饰比对面的龙吟阁还气派。
  
  只可惜的是,三层高的大酒楼内鸦雀无声,一个客人没有,只能看到穿着整齐的店小二,站在大厅里面发呆。
  
  身着水蓝长裙的陈思凝,孤零零坐在酒楼门口怀疑人生,两条小蛇,则盘在门口花坛旁边晒着小太阳。
  
  宁清夜走到跟前,用糖葫芦在发呆的陈思凝眼前晃了晃:
  
  “思凝?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陈思凝回过神来,还以为客人来了,眼中一喜,可瞧见是宁清夜后,又没精打采地继续托着下巴看向街面,抱怨道:
  
  “清夜,你说长安城的人,口味是不是有问题?这么好吃的东西,才卖五文钱一碗,都没人登门。我可是把满枝的私房钱都骗出来了,若是今年挣不回本,还不得被她挠死……”
  
  宁清夜挑挑眉毛,她虽然不会经商,但是识数。
  
  龙吟阁对面的黄金地段,光买下来都花费不下万两白银,这还是东家看在皇族份儿上,才忍痛割爱。在这里别说卖螺蛳粉了,就是开青楼,姑娘姿色差点都得赔死。
  
  不过产业是许家的,也不用交租子,放着也是放着,让陈思凝过过瘾也没什么大问题,但想回本显然不可能。
  
  宁清夜也不好打击陈思凝,只是抽了抽鼻子:
  
  “螺蛳粉味道不好闻,才刚开,食客不明底细,自是不敢上门。”
  
  “唉……”
  
  陈思凝抿了抿嘴,生意失败,感觉在家里有点抬不起头,但食客不上门,她总不能把人按着硬往嘴里灌,当下也只能起身拍了拍裙子,和清夜一起往回走,有点疑惑地看了看天色:
  
  “清夜,你不是每天练到黄昏才回去吗?今天怎么回去这么早?”
  
  宁清夜摇头一笑:“今天元宵,许不令说要画一幅全家福,得早点回去准备。”
  
  陈思凝恍然,点了点头,看向崇宁坊:
  
  “满枝今天去当差没?要不要去叫她?”
  
  宁清夜微微摊开手,有些无奈:
  
  “满枝头几天还准时过去,但当了两天主官,发现自己啥都不会,就会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点头。怕被人笑话,后面没事儿就不过去了,还说什么‘大人物不能轻易露面’。”
  
  陈思凝懂了,勾起嘴角笑了下,和宁清夜直接回到了魁寿街。
  
  魁寿街三座大牌坊后面,王侯将相的府邸扎堆,本来没有多少商户,不过如今街道中心位置,多了一家‘艺坊’,专门教街上的豪门千金琴棋舞曲,东家自然是钟离楚楚。
  
  相较于陈思凝无人问津的酒楼,这家艺坊要红火太多了。
  
  魁寿街上的豪门千金,半数是花痴,当年都敢堵许不令的大门,如今许不令成了当今太子,偶尔还会过来接人,她们自是蜂拥而来,为见许不令一面,能从凌晨一直待到艺坊关门为止。豪门千金一起游乐,也是重要的社交手段,魁寿街上的豪门大户对这些,自然也是默许的态度。
  
  陈思凝来到艺坊外,瞧见外面停满了马车小轿,眼中不禁有些羡慕。
  
  宁清夜和管事嬷嬷打了声招呼,很快,一袭红裙的钟离楚楚,便从里面跑了出来,还挥手和魁寿街的千金小姐告别。
  
  陈思凝抬眼看了看,轻声道:
  
  “楚楚,你走了,谁教她们跳舞?”
  
  钟离楚楚走在两人跟前,脸色稍显不好意思:
  
  “我能教个什么呀。本来还想教她们,人太多了,我教不过来,就让相公从宫里叫了两个宫廷舞师过来,结果可好,人家那专业的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上场,都跟着一起学了。”
  
  钟离楚楚是自学成才,论起舞蹈技艺,肯定比不过宫里专门教宫女跳舞的乐师、舞师。
  
  宁清夜见此,含笑安慰了句:
  
  “有人捧场就好,总比思凝到现在都没开张强。”
  
  这话确实挺安慰楚楚,代价就是陈思凝当场自闭。
  
  钟离楚楚晓得宁清夜直来直去的性子,含笑打圆场道:
  
  “思凝做的螺蛳粉没问题,我们都爱吃,就是名气没打出去罢了。等过些日子,让厉伯父和祝伯父,还有许不令,每天早上过去吃一顿,再让满枝放小道消息,说当代武魁,都是吃这个才功力大增,保准连铺子门槛都踩断。”
  
  陈思凝听到这个,眼前微微一亮:
  
  “还能这么做生意?!”
  
  宁清夜则挑了挑眉毛:“这主意一看就是你师父出的。”
  
  钟离楚楚笑了下:“是啊。我师父怕我糟蹋相公银子,就准备这么整来着,结果还没用上,艺坊的门槛就被踩烂了……”
  
  三个姑娘有说有笑,相伴走回街道上,已经改成‘许府’的肃王府,虽然大匾额换了,但青魁的小招牌依旧挂在偏门上。
  
  刚过完年关不久,府邸外的大红灯笼尚未撤下,丫鬟家丁进进出出,老萧则搬了个小板凳,手扶拐杖,坐在大门外面喝茶讲段子:
  
  “……想当年,老夫在楚地行走,偶然遇上年轻气盛的刀魁司徒岳烬,常言道‘狭路相逢勇者胜’,老夫过去就叫了声‘孙贼’,你们猜怎么着?”
  
  大红灯笼下摆着小茶案,还有一张轮椅。
  
  祝满枝穿着小裙子,坐在轮椅旁边嗑瓜子,闻言稍显不屑道:
  
  “这还用猜?全天下谁不知道你被老司徒追着砍了七百里,从九嶷山追杀到岳阳……”
  
  “嗨!怎么能叫追着砍?那老匹夫连老夫衣角都没碰到,是我遛了他七百里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轮椅上面,身材高挑曼妙的女子,全身缠着白色绷带,和木乃伊似得靠着,全身上下能动的,只有那双灵气十足的大眼睛。
  
  白色大鹰站在椅背上,也在认真听着江湖段子,时不时还对着女子‘咕咕’两声,好似再说‘看看人家,再看看你’。
  
  祝满枝也这么觉得,此时转眼望向女子,打趣道:
  
  “小十二,你看看人家老萧,跑去找刀魁的麻烦,别的不说,至少有把握全身而退。你倒好,一声不吭跑出去躲了两年,出山就想打我相公,现在好了吧?吃饭都得我喂,我要不是看在你把我叫姐的份儿上,非得教教你什么叫‘江湖险恶’。”
  
  已经长成大姑娘的小桃花,个子比满枝高上许多,和楚楚不相上下,身段儿更是夸张,那天被许不令抗回来,钟离玖玖治伤的时候,还来了句‘塞奶枝’。
  
  这句戏言,可把胸怀宽广的满枝气坏了,有事没事就打击小桃花。
  
  小桃花坐在躺椅上动弹不得,只是眨了眨眼睛,哼哼了句:
  
  “我是让着你相公,没下狠手,谁知道他没轻没重,早知道就不留手了。”
  
  “你就嘴硬。就你这样的,不适合习武走江湖,乖乖在家生娃带孩子多好……”
  
  祝满枝磕着瓜子,眸子里酸酸的,瞧见宁清夜三姐妹走了回来,又连忙做出大姐的模样,笑眯眯招手:
  
  “回来啦?思凝,今天生意咋样啊?卖出去几碗粉儿?”
  
  陈思凝不想说话,默默走到台阶上,扶着轮椅转了一圈儿,往宅子里推去:
  
  “不是要画全家福吗?快进去吧。”
  
  宁清夜把糖葫芦递给满枝。
  
  满枝则接过糖葫芦,当着小桃花的面吃了起来!
  
  小桃花靠在轮椅上,眼神动了动,有些犹豫的道:
  
  “思凝姐,我就在外面晒太阳吧,你们去忙就行了。”
  
  钟离楚楚闻言含笑道:“左边,你都进门了,还把自己当外人不成?”
  
  宁清夜也是点头:“是啊,连小十二的位置都定好了,你要是不进门,满枝不就成老幺了?”
  
  “嘿——小宁,你不会说话就少说点,这样伤感情的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几个姑娘一道,推着轮椅进入府邸的大门。
  
  而许家的后宅内,气氛同样热热闹闹。
  
  后宅的花园里,陆红鸾坐在凉亭中,让萧湘儿帮忙整理着发髻。
  
  萧绮已经卸去了所有职位,安安心心的当小女人,如今也改变了往日古板严肃的装束,换上了和湘儿差不多的宫裙,拿着铜镜点着胭脂。
  
  凉亭外的花园里,种满了桃花树,满园桃花含苞待放。
  
  快三岁的许怡,举着个拨浪鼓,在花园之中撒欢似得乱跑。
  
  崔小婉提着裙摆,做出凶巴巴的模样,绕着桃树追赶,不时脆声训道:
  
  “你别跑呀!再跑我打你啦,我很凶的……”
  
  萧湘儿坐在凉亭里,瞧见崔小婉无计可施的模样,有些好笑:
  
  “红鸾,人家三岁娃娃,都是扶着才能走路,你儿子倒好,我都怕一个不注意,就自个翻墙跑了。”
  
  陆红鸾温柔脸颊上满是笑意,回想了下,柔声道:
  
  “当年肃王妃给我写信,就是这么说令儿的,才三四岁,就折腾的王府鸡犬不宁,睡觉的时候都没事翻个跟头,最后没办法把令儿送到花海里住着,还弄了好大一张床,才不至于让令儿早上起来睡地上。有其父必有其子,说不定以后,许怡也能和令儿差不多厉害呢。”
  
  萧绮听见这话,摇了摇头道:
  
  “别让他这么早学武,不然过两年真跑了。前几天,让满枝领着许怡散散步,结果可好,满枝偷偷摸摸的就带着三岁小娃娃下馆子,听她自己编的‘汾河剑神传’,许不令去接满枝的时候,许怡正听得炯炯有神,用许不令的话说,就是‘恨不得当场一拍桌子,提剑出去闯荡江湖’。”
  
  陆红鸾摇头笑了笑:“男娃就得文武双全,总比跟着湘儿学好,脑的一热就大兴土木,再大的家业也禁不起那么折腾。”
  
  萧湘儿听见这话,有点不满了,抬手在陆红鸾肩膀上拍了下:
  
  “我这叫造福后世,那座大桥要是修好了,沿河两岸来往多方便。”
  
  “什么方便,你就是看令儿给小婉建了个桃花坞,眼馋。还宝宝大桥,羞不羞……”
  
  “管得着吗你?”
  
  ……
  
  萧绮听着两人斗嘴,摇头笑了下,转眼看了看天色,询问道:
  
  “许不令去哪儿了?”
  
  凉亭外面,月奴和巧娥帮忙看护着小孩,听见询问,月奴回头道:
  
  “小王爷去国子监接人了,应该快回来了。”
  
  巧娥想了想道:“玉合姐也跟着,什么时候回来,真说不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此言一出,凉亭里的姑娘都是眨了眨眼睛。
  
  月奴用胳臂撞了巧娥一下,显然觉得巧娥有点多嘴。
  
  月奴和巧娥在许不令从北齐回来后,也顺理成章进了门,月奴倒是没怎么变,但巧娥如愿以偿后,明显是变傻了,满脑子都是小王爷,说话有时候都不过脑子。
  
  不过宁玉合的‘爱好’,萧湘儿等人都知道,对此倒也没有评价什么,只是会心一笑,便不问了。
  
  相谈不过几句,几个小姑娘来到了花园,气氛热闹起来。
  
  而皇城外的另一侧,钟鼓楼的附近,廊台停歇白雪皑皑。
  
  朗朗读书声,从国子监内的书舍遥遥传来。
  
  许不令身着白色长袍,站在钟鼓楼下,看着上面的大钟,眼神无比怀念。
  
  钟离玖玖站在跟前,手儿遮挡着冬日暖阳,眺望上方的钟鼓台,询问道:
  
  “相公,你当年就在这里,待了一整年?”
  
  “是啊,天天在上面抄书,下面还有个屋子,关禁闭用的。”
  
  许不令打量几眼后,抬步走入了钟鼓楼。
  
  宁玉合眼神稍显古怪,斜着瞄了钟离玖玖一眼,不冷不热的道
  
  “小九,你不老实折腾你的‘动物园’,跑来这里作甚?”
  
  钟离玖玖自幼天赋异禀,会驯养鸟兽,在长安城住下后,便在宅子后方弄了个场地,专门给宅子里的姐妹驯养奇珍异兽当宠物,顺便研究医药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