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世子很凶 > 第九章 带菜鸟上分

第九章 带菜鸟上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咚——咚——
  翌日,晨钟响彻长安,读书声一如既往的在国子监各学舍内响起。
  松玉芙眼圈微红,拿着书籍在文曲苑内来回渡步,念着已经滚瓜乱熟的典籍,学舍中王公贵子依旧没坐满,大半都在打瞌睡,真正跟着朗读的学子极少。
  她爹大祭酒松柏青,早已经被这群朽木气得不过来讲学,饶是她婉约的脾气,也逐渐无可奈何。这几天也没能睡好,偶尔倦意上涌,也只能在腿上轻掐一下保存清醒。
  想起这几天的遭遇,她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恼火。
  那晚去钟鼓楼,本想和许世子讲讲读书人的规矩,结果倒好,把她挂在钟鼓楼上吓得她几天都没回过神。
  被逼着抄《学记》也罢,她在天寒地冻的钟鼓楼上认认真真默写完一整篇,坐在旁边喝酒的许世子才开口来了句:
  “字迹不对,临摹我的笔迹重写。”
  这不是欺负人嘛!
  她气不过扔下笔,结果又被挂在了钟鼓楼上……
  松玉芙脸上染上了几丝羞愤。
  后来写到快子时,手腕发酸,许世子才肯放她离开,本想着躲的远远的,剩下的让许世子自己写,哪想到许世子又来了句:
  “明天晚上准时到,不然你替我抄书的事儿,整个国子监都会知道。”
  唉……
  人家是异姓王的嫡子,可以不在乎这些名誉,她出生书香门第,父辈兄长皆是有名望大儒,岂能把这种事儿往出传,只能黄昏时分准时到钟鼓楼,一写就是半夜。
  七天下来,她困倦不已,许世子却坐在旁边喝了七天的酒,想想便心里憋屈的慌……
  松玉芙胡思乱想,不觉之间,几个王侯之子的窃窃私语忽然传入耳中:
  “萧庭,你咋不盯着松姑娘背后看啦?上次看的津津有味……”
  松玉芙顿时回过神,微微蹙眉,都是王公之子她不好斥责,不动声色的便想往出走。只是刚迈出脚步,便听到萧庭的说话声:
  “别瞎说,君子不欺暗室。”
  “切~你还知道‘君子不欺暗室’?你上次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,要不是许不令把你打醒,你还指不定干出啥事儿……”
  “我萧庭岂会是哪种龌龊之人……”
  “得啦,在坐的没一个好东西,你装君子给谁看?今天许不令没来,想看大方点就是……”
  “那个酒疯子,忽然回来怎么办……”
  “哟~原来萧公子是怕这个……”
  “呸——死一边去……”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  松玉芙听见这些交谈声,拿着诗书愣在原地。
  许世子……是因为萧庭目光无礼,才打的萧庭?
  念及此处,松玉芙恍然大悟!原来许世子不是飞扬跋扈,而是君子不重虚名!
  想起那晚跑去斥责许世子无故伤人……
  松玉芙来回渡步几次,眸子里慢慢显出几分惭愧……
  ------
  冬日暖阳洒在朱雀大街上,沿街两旁车水马龙,街道旁寺庙、道馆香火鼎盛,不时有官家贵妇驾车乘轿来往,也不乏长途跋涉的商旅四处观景,泱泱一副盛世之相。
  许不令驱马穿过朱雀大街,来到永宁坊外,报时的钟鼓准时在望楼之上响起。
  辰时三刻,不错分毫。
  “许公子!”
  马匹停下脚步,祝满枝便喜气洋洋的跑过来行礼,手上拿着一个小荷包,笑眯眯的道:
  “昨天三个宵小是惯犯,曾经伤了不少兄弟,衙门奖了我们三十两银子,这份功劳是公子的,全部归你。”
  许不令翻身下马,没有伸手去接,牵着马走向街道,偏头打量几眼:
  “接了什么活儿?”
  祝满枝听见这个到时来了精神,麻溜的从怀里掏出‘无常薄’,翻看几页,指着上面的几行字迹:
  “有许公子相助,我特地挑了几件很难缠的活儿,整个地字营都没人愿意接,赏钱可高啦……”
  “行,走吧。”
  “许公子早上吃饭没?”
  “……”
  片刻后,集市路边的摊子上,两碗水盆羊肉放在桌上,热气腾腾清香扑鼻。
  祝满枝拿着筷子坐在小桌前,很豪气的开口:
  “我请客,双份羊肉,不够再加。”
  许不令摇头轻笑,长剑放在桌上,便开始大快朵颐。
  祝满枝低头小口喝汤,眼睛一直瞄着对面的许不令,或许是有些紧张,左右瞄了瞄,眼神放在了桌面的长剑之上,笑眯眯没话找话:
  “许公子,你这剑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照胆。”
  “照胆……好像在哪里听过……我爹也用剑,还教过我,只可惜我爹用的不咋样,我就只会一招……”
  “是嘛……”
  嘀嘀咕咕……
  随着日头高升,街面上逐渐熙熙攘攘。
  两个空空的大碗摆在小案上,祝满枝起身拍了拍肚子,额头浮了层香汗,抬手擦了擦,瞧见许不令从马车取下酒壶灌了一口,轻笑道:
  “许世子,大早上喝酒伤身子。”
  “不喝酒要命。”
  “哦……许世子还是个爱喝酒的主儿,我也喜欢喝酒,最喜欢大业坊孙家铺子的断玉烧,可烈啦……”
  许不令牵着缰绳绕开人来人往的街道拐入巷子,偏头有些无奈:
  “祝姑娘,你话有点多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