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世子很凶 > 第八章 故技重施

第八章 故技重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华灯初上。
  长安城一百零八座坊市华灯如海游人如潮,许不令带着老萧,驾马来到了大业坊寻找祝满枝。
  坊间豪绅云集,白马雕车川流不息,除开没有各色霓虹灯,繁华不输现代半分,景色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到了这里,街面上基本上就很少看到带兵器的武人了,多是拿扇子的居多,偶尔两个携剑行走的书生也是当做装饰。
  虽然抵达长安后很少出门,但大兴坊还是来过不少次,除开各路王侯的宴请,最主要的是买酒。
  此地离国子监不算远,他身上的‘锁龙蛊’若不喝酒压住蛊毒,万蚁噬心痛不欲生,坊间的孙家铺子是间百年老店,镇店的‘断玉烧’以烈出名效果最好,天天喝这个,时间一久倒是真喜欢上了,偶尔也会自己过来。
  牵着马拐入一条青石小巷,不时有酒客提着酒壶或者脸色酡红来往,大兴坊富贵人家居多,倒是没有烂醉如泥张牙舞爪的醉汉。
  孙家铺子在巷子深处,发黄的酒幡子挂着个‘孙’字,铺子不大,里面就三张方桌,酒缸倒是摆了十几个。
  远近闻名的缘故,三张桌子都有客人,靠里面的一张桌子坐着个江湖人,身着黑衣带着斗笠,长剑放在桌上,只能看到一个比较纤细的背影,看起来像个女人,身材挺高。
  许不令瞄了一眼,便察觉那江湖人微微偏头有所警觉,当下也没再乱看,从马策取下酒葫芦,开口道:
  “来一壶酒。”
  “好嘞,三才,打一壶酒……哟,公子今天有空自己过来,稀客啊,还是和以前一样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呵呵……公子还真是海量,每天一斤断玉烧雷打不动,小店这一年酿的酒,一半都进了公子的肚子……”
  孙掌柜六十来岁,白发苍苍看起来很和气,酿了一辈子酒,儿子走了仕途不经常回来,平时就一个人在酒铺里。因为手艺好,来学艺的人不少,孙掌柜对此也是来者不拒,只怕祖传手艺烂在自个手上。
  铺子里的学徒三才应该是新来的,以前没见过,看起来憨厚老实,打开酒坛认认真真灌了一壶酒,恭敬递了过来。
  许不令轻笑了下,从袖子里取出一锭银子,丢给三才后,便牵着马离开酒铺,刚走出不远,后面便传来声响:
  “掌柜的,给多啦。”
  “这公子一直都是这样,给多了你就拿着,好好存起来,别再去赌,媳妇都跑了还赌,小心输干净了拿命抵……”
  “我有分寸……”
  许不令眉头微微一皱,顿住脚步,想了想,最终还是牵着马离开巷子……
  -------
  孙家铺子里,三才两眼放光的拿着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口,又小心翼翼踹进怀里。
  孙掌柜端着花生米和凉菜,放到三桌酒客的面前,嘴里依旧在絮叨,时不时和桌上的酒客说上两句。
  在这里喝酒的什么人都有,听说当今天子都乔装来过,只是没人证实,只当作一桩风雅趣味。
  背对小巷的江湖客,此时才微微抬起斗笠,露出纤薄的双唇和下巴,肌肤胜冬雪,红唇如朱漆,仅仅半张脸便能让人感觉出其倾城之国色。她素手轻抬接过酒碗,带着几分清冷的声音响起:
  “掌柜的,方才的是什么人?”
  孙掌柜开了一辈子酒铺,绝色美人也不是没瞧见过,把花生放在桌上,呵呵笑了下:
  “不清楚,应当是城里某家的公子,身上那件狐裘可不便宜,非富即贵,长的是真俊俏,要小老儿看不比姑娘差半点……”
  女子勾了勾嘴角:“看起来气色虚浮,恐怕是沉迷于酒色掏空了身子……”
  孙掌柜一愣,想了想,摇头道:“这位公子可一点都不虚,和那些个花天酒地的公子哥不一样,为人也不错……”
  “呵呵……”
  女子没有接话,只是自顾自的吃起了东西……
  ------
  另一侧,小街的一间酒肆内,幡子已经发黄,里面嘈杂声不断,还有摇骰子的声音,不少邋遢汉子围在里面,中间燃着火盆。
  女捕快祝满枝抱着比她脸还大一丢丢的酒碗,眉头紧蹙有些发愁。
  父母失踪后,她入衙门当捕快,起早贪黑打拼许久才被调到长安成为了狼卫,本以为能进入案牍库看看当年发生了什么事,却发现她完全不够格。
  抓贼立功才能升迁,她倒是想抓,可长安城风调雨顺夜不闭户,哪怕是最乱的永宁坊一天也遇不见几个小贼,还要和两个队友分摊,这条路长的让她只觉未来一片昏暗。
  酒桌旁,身材如铁塔的高大汉子,单脚架在凳子上,坐姿豪放,开口劝慰:
  “满枝,你别着急,入天字营正常都得十年磨砺,知道你想找伯父伯母的下落,我和刘猴儿,把功劳多让你几个就是啦。”
  瘦高的刘猴儿一口浊酒下肚,砸吧着嘴:“对啊,上次福满楼私盐的大案,虽然功劳被御林军和咱们统领大人分了大半,到你身上也记了次大功,再记两次大功,你就平步青云进天字营了,急个啥……”
  祝满枝小口抿着黄酒,哼了一声:“哪儿有这么好的运气,上次要不是碰巧撞上许世子,这案子知道也办不成。”
  “那倒也是……”
  刘猴儿说话之间,偏头看向街道,忽然目光一凝,抬手拍了拍旁边的铁塔汉子:“王大壮,你看,有个傻子。”
  祝满枝和王大壮目光投出窗外,却见街道之上,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头,步履维艰的行走,眼神昏黄无神,不时用手捶一锤老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