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狩猎花都 > 388章 大结局 下

388章 大结局 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黑沉沉的乌云挤压在天空户子大的雨滴飘洒在城整座城市一片朦胧。
  
  这是冉方一座小城。
  
  尽管这座小县城位于南端,虽然比不上昆明那样四季如春,可是气候一直不错。十分适合居住。
  
  只是,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气温又降了下去,整座县城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,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车辆,行人更是毫无踪迹。
  
  夜,静得诡异。
  
  县城南边,一片废旧的小区里。只有几家住户的屋子里亮着灯光。
  
  显然,在这样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。提前睡觉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。
  
  小区最后一栋楼只有一家亮着灯光。客厅里,一个女人坐在炭盆旁边。手里捧着一份报纸,聚精会神地看着。
  
  通过灯光,可以清晰地看到。女人拥有一张精致的脸庞,脸上没有化妆,可是那股天生的美丽却足以让绝大多数女人羡慕。
  
  只是,若是仔细看的话,会现女人的眼角有一些不太明显的皱纹。皮肤也不像那些经常保养的女人那般光滑细腻。
  
  这些,都是她曾经在夜场工作时留下来的。
  
  酒精、尼古丁、熬夜。
  
  这是罪魁祸,也是腐蚀女人青春最为恶毒的毒药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女人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报纸,轻轻揉了一下肚子。
  
  她的肚子高高地隆起,是个人看到她的肚子都会明白一个事实:她怀孕了。
  
  她确实怀孕了,而且是双胞胎。
  
  女人慢慢地起身,走到窗边,望着外面漆黑的夜空,眉头微微皱起。眸子里流露出了一丝担忧。
  
  随后,她清晰地看到雨雾中出现到了一道灯光,一辆出租车缓缓从远处驶来。
  
  她微微一笑。转身回到沙边,重新拿起报纸。浏览。
  
  两分钟后,房门应声而开,一个身材不算高大,长相十分普通的男人进门,收起雨伞,看到女人坐在沙旁边看报纸,那张憨厚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:“凤,这天太冷了,而且都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睡?”
  
  “等你。”女人放下报纸,微微一笑。
  
  望着女人那迷人的笑容,憨厚男子不由一痴。
  
  他和女人结婚一年多了,可是他还是无法抵挡女人那迷人的微笑。
  
  他一直觉得他这辈子能够娶到这样如花似玉的老婆,是他最大的幸运!
  
  只是,即便到了现在。他依然无法理解,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会爱上他,并且和他结婚。
  
  虽然疑惑,但是他从来不会去问。
  
  憨厚男子径直走到女人旁边。蹲下身子小心甚翼地将耳朵靠近女人的肚子,几秒钟后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  
  笑得很傻,也很憨厚。
  
  “我去收拾一下床,你去洗澡。今晚早点睡觉。”女人放下报纸。柔声道。
  
  憨厚男子乖乖地点了点头,随后看到报纸上那个眼熟的男人,忍不住问道:“凤,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,怎么到处都是他的照片?”
  
  说话间。憨厚男子指着报纸上一名穿着中山装的男人,他隐约记得。女人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会花时间看新闻和报纸,而且怪异的是,无论报纸还是新闻上面前有这个男人的相异。
  
  “一个命运坎坷的男人。”
  
  女人的心头微微一震,缓缓开口,语气平静。中却涌起了一股无法压制的激动。
  
  “不会吧?像他这样天天上新闻和报纸的人应该是大人物啊!怎么会命运坎坷呢?”憨厚男子不以为然。
  
  “他的苦,你不懂。”女人轻声道。
  
  憨厚男子一怔:“凤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  
  “看新闻和报纸知道的。”女人微微一笑,神情和语气均是恢复
  
  常。
  
  “哦。好了,你快点去卧室吧。我去洗澡。”憨厚男子扶起女人。
  
  女人依言起身,余光扫过那张相片。
  
  风泪
  
  风光背后所经历的磨难与坎坷。谁人知?!
  
  香港,浅水湾。一栋豪华的别墅里。
  
  一名穿着风衣的中年人一动不动的躺在沙上,脸色苍白如纸,胸前的衣襟一片鲜红。
  
  一名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坐在他的身旁,静静地吸着香烟。
  
  灯光下,他的表情格外的平静。配上大厅里安静的气氛,显得异常的诡异。
  
  别墅外面,豆子大的雨滴仿佛断线的珠子一般在空中飘落,整个浅水湾一片安静。
  
  一名穿着红色披风的女人站在雨中,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和脸庞,可是她却一动不动,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  
  夜空下,她那原本冷漠的脸庞扭曲在了一起,眸子里闪烁着痛苦的光芒。
  
  远处传来了汽车的声音,车灯的光芒照亮了朦胧的雨夜。
  
 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原本沉浸在雨中的樱花愕然扭头,望向远方。
  
  渐渐地,几辆豪华轿车相继从远处驶来,最终停在了别墅门口。
  
  樱花眉头一挑,面色恢复冷漠,径直走向门口。
  
  车灯照亮了别墅门口,其中一辆汽车打开,两名青年撑开两把伞。
  
  率先从汽车里走出的是一个身高高达一米九,身体魁梧的仿佛一座小山的男人。借着车灯的光芒,樱花清晰地看到男人的脸上有一道深邃的刀疤,配上他那凶悍的长相。他站在那里,仿佛一尊战神一样,不怒自威。
  
  只是,他那张彪悍的脸上隐藏着一缕无法抹去的悲伤。
  
  跟着从汽车里走下的是红星的龙头凌永兵。
  
  眼看樱花走来,负责防卫工作的黑夜成员纷纷走到她的身后,虽然樱花的能力不如她们。但是身为李逸的贴身保镖,樱花算是保镖头目。
  
  “樱花小姐,这位是郑铁军,李先生的朋友,他要见李先生。”凌永兵踏前一步,客气地说道,只是语气中叶带着淡淡的忧伤。
  
  南方战神郑铁军?
  
  樱花眉头一挑,冷冷道:“李先生不见客。”
  
  樱花的冷漠拒绝让凌永兵表情一僵,他本想说什么,却被郑铁军轻轻拍了一下肩膀,然后主动退后。
  
  “丫头,你告诉李逸,我要见他,他会见我的。”郑铁军没有像往常那般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。他的声音很轻。
  
  略微沉吟,樱花点了点头。
  
  半分钟后,樱花走进别墅大厅。轻微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大厅里显得异常刺耳。
  
  望着那个坐在沙上的男人,樱花心如刀绞,眸子里的痛苦无法掩饰。
  
  不过,她还是咬着牙,走了过去。
  
  “老板。”樱花开口了,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,只是语气中的自责与内疚无法掩饰。
  
  谅本低头吸烟的李潦深深叶出口烟雾,然后缓缓掐贝灿咕,抬头。望向樱花。
  
  面对李逸的目光,樱花没有躲闪,只是眼角肌肉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!
  
  甚至,她的身子都在轻微地哆嗦着。
  
  “外面有个叫郑铁军的人要见你。”樱花再次开口,语气的异常变的愈加明显。
  
  没有回答,李逸默默起身,在樱花自责的目光中,伸出手,轻轻地擦去了樱花脸上的雨水。
  
  感受着李逸手上传来的温暖,樱花的身子剧烈地颤抖了下来!
  
  “不用自责,更不用内疚,你没有做错什么。”李逸开口了,声音很轻:“就算你不开枪。我也会开枪的。”
  
  泪水,霍然流下!
  
  樱花紧紧咬着嘴唇,默不作声。
  
  李逸轻轻擦去那张迷人面孔上的两滴泪水,道:“去让那个人进来。”
  
  樱花点头,转身走出别墅,李逸重新点燃一支香烟,看了一眼静静闭上眼睛的萧青山,深吸!
  
  喉咙里立刻传来一股辛辣的味道,登时让他舒畅了许多!
  
  很快的,郑铁军走进了大厅。樱花并没有跟进来。
  
  一年多的时间,郑铁军似乎也变了,他不再像以往那样凶神恶煞。多了一份难得的沉稳。
  
  从他踏入大厅开始,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沙上的萧青山。
  
  他的步伐很慢,似乎脚下有千斤重一般。
  
  一步,两步,三步,四步,
  
  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,郑铁军却足足用了十分钟。
  
  十分钟后,他半跪在萧青山身旁,双眼泛红地看着萧青山,沙哑地说道:“大哥,铁军来看你了!”
  
  没有回答,整个大厅里回荡着郑铁军的话语。
  
  泪水,情不自禁在那双泛红的眸子里涌现。
  
  下一刻,这个坚强的男人黯然泪下!
  
  他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,而是死死地盯着萧青山看了几分钟,然后霍然转身。
  
  李逸依然坐在沙上,一动不动,静静地吸着香烟。
  
  郑铁军没有质问李逸,更没有冲李逸火,他似乎已经得知了一切,他只是默不作声地拿起茶几上的香烟,点着,狠狠地吸着。
  
  两分钟后,那支香烟燃烧到尽头。郑铁军掐灭烟头,抬头望向李逸。
  
  李逸面色平静地迎上郑铁军的目光,没有开口。
  
  “我要带走大哥的尸体。”郑铁军开口了,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。只是语气中的悲伤无法抹拜
  
  李逸点头。
  
  “李逸。”郑铁军犹豫了一下。随后叹了口气,道:“有些事情。大哥一直不让我告诉你。如今大哥去了,我想,是该告诉你了。”
  
  李逸心头威震,淡淡问道:“什么事?”
  
  “你应该还记得,当初大哥试图培养你当接班人的事情吧?”郑铁军沉声有
  
  郑铁军的话不由让李逸想起了当初萧青山花费心思培养他的事情,甚至,萧青山为了培养他,更是在华青集团的年庆上将他介绍给了各方大佬,随后。他彻底成为了上海上流社会的名人,也成了众人眼中的接班人。
  
  只是,后来刘薇的事情改变了这一切!
  
  “记得。”李逸点头。
  
  见李逸点头,郑铁军又问道:“那你应该知道,在你出现之前,大哥是打算让萧强继承他的位置的。只是你出现后,大哥忽然数变了主意,放弃了萧强,选择了你。”
  
  这一次,李逸没有回答。
  
  “那时候,你和萧强之间是有矛盾的,而且矛盾很深!虽然你们彼此没有生冲突,可是冲突在所难免。”说到这里,郑铁军深意地看了李逸一眼:“那你还记得那一次大哥被暗杀的事情么?”
  
  “记得。”李逸再次点头,那一次,他和萧青山出席一项慈善活动。结果在广场上遭遇暗杀,当时,李逸本想下去追捕杀手,不过萧青山执意不让李逸下车。
  
  这让当时的李逸十分的疑惑,直到后来萧强离开,李逸才知道那件事情是萧强策划的。
  
  “在你看来,萧强是因为暗杀大哥,所以被大哥赶到香港,对么?”郑铁军的语气变得有些古怪了。
  
  李逸一怔,心中涌出一个不妙的感觉,不过依然点头。
  
  “嘿!所有人都这么认为。”郑铁军冷笑一声:“可是没有人想过,萧强虽然在同龄人中算不上顶尖,但也不是一个没脑子的家伙。以萧强的智商,他怎么可能去做这种弱智的事情呢?何况,那时候的萧强虽然心狠手辣,但是毕竟还太嫩,这种弑父上个的事情,他断然是做不出来的!!”
  
  “你是说,”李逸身子微微一震,脸上的惊讶无法掩饰。
  
  郑铁军冷笑:“你猜对了!那件事情根本不是萧强做的!而是大哥一手导演的!!”
  
  李逸的瞳孔霍然放大,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。
  
  “你不用这么看着我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我无须对你撒谎,我说的是事实,那次的事情确实是大哥派人做的!而大哥这么做,用意十分明显:陷害萧强!”郑铁军的语气忽然变得极为冷漠:“原本萧强是继承人,大哥忽然改变主意,选择你当继承人,你们之间的矛盾无法避免。迟早有一日会矛盾爆!你们都是大哥的儿子,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看到你们自相残杀的!所以才出此下策!”
  
  “只是”人算不如天算。大哥耗费心思避免你们互相残杀,可是悲剧还是上演了。萧强那个家伙居然通过戴乐来害你。而你也干脆,直接杀了戴乐,”说到这里,郑铁军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神情,他叹气停了下来。
  
  而李逸则是陷入了沉默。
  
  “李逸,我问你,你恨大哥么?”郑铁忽然问。
  
  恨他么?
  
  或许吧,,
  
  “我知道,一直以来,你都认为大哥在你最危难的时候,不但不出手帮你,相反还派人杀你,这是你最恨他的地方!”郑铁军再次开口。
  
  李逸忍不住闭了下眼睛:“难道你认为我不该恨他么?”
  
  说话间,李逸的余光落在了萧青山身上,耳旁不由回荡起了当初萧青山对他说的一切。
  
  “孩子,从我确定你就是我儿子后,我就没有奢望过你能原谅我。我明白,这辈子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弥补你和你妈。”
  
  “小逸,就算我们认输,我也不会让你去送死的!”
  
  “小逸,你要知道,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,你不吃人,人就会吃你,所以,为了达到目的,不择手段这并没有错!而且只有这样,你才会永远成为狩猎者,不会成为他人的狩猎目标。”
  
  “小逸,其实我…你强求你变成个为了沽到目的不择年段的人。只是给慌照丹义另外,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我都会支持你。”
  
  “小逸,也许你怀疑我的话。但是我要告弃你,你是我儿子,这辈子我就算失去所有东西,也不会让你委屈!”
  
  往事如烟,曾经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,而如令人已非人,物已非物。
  
  “他没有想过杀你!”郑铁军丢下一颗重磅炸弹:“从来都没有!!”
  
  轰
  
  李逸只感到脑袋里出一声巨响。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,身子剧烈地颤栗着。
  
  彷徨,不敢置信,
  
  种种情绪仿佛过电影一般在李逸的脸上闪过。
  
  忽然
  
  他从沙上站了起来,颤抖着身子。一脸激动地喝道:“你胡说!!”
  
  “嘿!”郑铁军冷笑一声:“事到如今,我有必要骗你么?”
  
  “呼……呼
  
  李逸急促地呼吸着,表情激动不已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  
  “坐下吧。不要那么激动,听我慢慢给你说。”郑铁军说罢,见李逸坐下,又继续道:“我知道。你可能会问我,当初,他如果不想杀你,他为什么会派人去抓你!或者说,他为什么不通知你,让你跑路!”
  
  “只是”我问你一句。如果大哥若要杀你,会派勇网去么?”郑铁军望向李逸。
  
  郑铁军这句话一出,李逸的脸色又白了一分。
  
  答案十分明显:不会!
  
  和郑铁军一样,郑勇刚是一个极为重义的人,当初第一次见李逸时。只是因为李逸帮了萧荧荧,便和忘恩负义的萧强翻脸,之后得知萧青山要杀李逸,更是一个劲地求情。
  
  “相信你心里也有了答案。”郑铁军继续说道:“勇网那小子那么重义,而你又是他极为看重的兄弟,让他去杀你,比让他自杀还要难!”
  
  “而大哥正是看重了勇网的义,所以才让勇网前去抓你的!因为大哥猜到勇才会放走你!”
  
  郑铁军接二连三的爆料让李逸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眸子里的痛苦根本无法掩饰,不过他依然选择不信:“既然他不想杀我,为何还要派人去?难道他不会打个电话通知我么?我知道,他和戴狐的关系不好。戴狐没有对他下手,是找不到理由。他怕他如果出头保我的话,戴狐会因为那件事情对他下手!!可是,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让他出面保我啊!!根本就没有想过啊!!!如果不是他派人去杀我,我会恨他么???”
  
  望着一脸激动的李逸。郑铁军的脸色终于变了,变得有些复杂。
  
  随后,他重重叹了一口气:“天意啊!一切都是天意啊!!李逸,大哥之所以没有通知你跑路,相反还派勇网前去,他是迫不得已啊!!”
  
  “那天,事的时候,戴狐就在大哥的别墅。得到那个消息,戴狐暴怒,当场给大哥撂下狠话,若是不杀你,他将血染上海滩!!在这样一种情形下,大哥根本无法打电话通知你!!在荧荧打来电话的时候,他即便一千个一万个希望你跑路。可是他不敢说!!”
  
  说到这里,郑铁军的语气忽然软了下来:“大哥没有想过杀你,同样的,我也承认,大哥没有想过为你出头。不是他不想,而是他不敢!戴乐是戴狐最看重的一个孙子,戴狐甚至不惜让戴乐接班!大哥若是选择为你出头的话,那么大哥和戴狐将彻底决裂,兵戎相见!届时,死的人就不止你一个了!而是很多人!!因为你”连累很多人死!!而且,大哥也会失去他所拥有的一切!!人都是自私的,大哥虽然疼你。宠你。可是他不能因为你一个人,失去一切啊!!”
  
  “这样的决定,大哥做不出,同样。若只是这样,你也不会怪他,不是么?”郑铁军说到最后,只得感叹命运捉弄人。
  
  “小逸,也许你怀疑我的话,但是我要告诉你,你是我儿子,这辈子我就算失去所有东西,也不会让你委屈!”
  
  不知为什么,这一刻,李逸的耳旁再次回荡起了萧青山曾对他许下的诺言。
  
  只是这一次,他没有再激动。而是一脸的平静。
  
  他平静了下来。
  
  “你逃出上海后,大哥很想给你解释这一切,可是无法联系到你,直到你到了香港,杀死了萧强”说到这里,郑铁军也是忍不住黯然泪下。
  
  自己的儿子互相残杀!
  
  之后,自己还被儿子当成这辈子最大的仇人!
  
 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??
  
  这又是怎样的一种痛苦???
  
  郑铁军无法想象,但是他很清楚。过去一年多是萧青山这辈子最痛苦的一段时间。
  
  李逸似乎彻底沉默了,只是一个劲地吸着香烟。
  
  “李逸,我现在告诉你这一切,并不是想让你后悔。这件事情。说到底,错并不在你。当时,那种情况,你无法想到这些,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误会虽有,可是误会不消除。你的所作所为就算不上错!”郑铁军沉声道:“不过,我希望你明白。大哥他虽然没有为你放弃一切,可是他也没有做错什么!”
  
  “原本,你逃到美国,混得风生水起之后,我曾试图劝过大哥。让他找你好好谈谈,消除误会。但是”大哥他拒绝了我的建议!他说:他和你的误会不可能消除了!从你杀死萧强那一刻起,你们之间的误会就注定无法消除了,除非有一个人死去。”郑铁军说到这里,也点燃了一支香烟,他需要利用尼古丁来麻醉激动的心脏。
  
  尽管没有开口,但是李逸不的不承认郑铁军说的没错,一开始没有解释,造成误会,后面要解释误会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
  经历了那样的经历,李逸自然不会相信萧青山所谓的解释。
  
  而李逸杀死了萧强,萧青山也不可能再去解释了,
  
  自己做错了么?
  
  李逸在心中暗问着自己。
  
  “哮嚓!”
  
  一道闪电闪过,大厅里猛然一片明亮,亮光照在李逸的脸上,让郑铁军可以清晰地看到,李逸的脸上写满了茫然。
  
  “李逸。你也不用难过,更不用自责。还是那句话,你没做错什么!”郑铁军狠狠吐出一口烟雾。感叹道:“而大哥选择这个结局,也是他深思熟虑的。一方面。他不想真正和你为敌,兵戎相见!一方面,他不想因为曾经的误会牵连他身边的人!””
  
  李逸狠狠吐出一口闷气,抬起头,凝视着萧青山那张苍白的脸,陷入了沉默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就当郑铁军打算提出带着萧青山的尸体离开的时候,他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