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农家小调 > 第一百九十六章 陈老爹和陈氏来了

第一百九十六章 陈老爹和陈氏来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520xs.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
    “哎,我说兄弟啊,我问了你半天的话,你咋不搭腔哩。”

    季老六把最后一口饭扒拉到嘴里,瞅着楚戈说叨着,他就是想知道,楚戈和秀娘妹子到底闹啥别扭么,这秀娘妹子平时看起来挺好说话的,咋的说生气就生气哩,毕竟楚戈这愣小子,可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声的,他会惹的秀娘妹子生气,这才是稀奇哩。

    楚戈本是在寻思着啥的,没听到季老六的念叨,等他回过神来,忽的问了季老六一句,“六哥,从这到陈家村来回得不得用个三四天的?”

    季老六没明白楚戈问着干啥,他只是说了,“哎,那这得看你是用走的还是驾着马车的。”

    楚戈说了,“是驾着车的。”

    季老六想了下,“嗯,这要是从咱们下阳村那开始走的话,差不多是得三四天,可你说的是在镇子上,那……差不多得多加上一半天的吧。”

    楚戈听着,木木的应了一声,心里暗自盘算了会,想着那谁也差不多该来了。

    季老六看着楚戈这么问,听着这陈家村咋这么耳熟哩,他扁扁嘴寻思了下,忽的才想起来,这陈家村不就是秀娘的娘家么。

    他呵呵笑了下,对着楚戈说叨,“哟,兄弟,原来你是打着主意哩,成啊,没关系,反正作坊里有你大哥和我哩,你尽管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楚戈愣了一会,不明白的瞅着季老六,他哪里知道,这季老六以为他刚才那么问,是在盘算着要带秀娘回趟娘家,这么一来的话,那秀娘妹子的气不就消了么。

    “六哥。你说的啥呀?”

    季老六一摆手,“哎成了兄弟,我替你瞒着就是了,你回去了就给你老丈人唠叨唠叨,让他来说说秀娘妹子,你六哥我以前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说着,忽的瞧见楚戈身后的巷子口来了一个人儿,“哎,那不是三儿么?”

    楚戈听到季老六说的,回过头去看着。只见过来的正是三儿,他已经有四五天没到作坊里来了……

    过了半个来时辰大伙吃完饭了,秀娘就和文氏她们在灶里刷碗。王二家的在外面收拾院子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使这俩个啊,那个大的我拿到隔壁去……哦,还有啊,那老六说了,刚刚楚戈出去了。说是一会儿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沈氏拿着俩个笸箩过来,递给秀娘说叨了两声就走,她还要和楚老爹到隔壁老王家的那间屋院里收拾一下,那楚福和季老六也会过去帮着搬搬抬抬啥的。

    本来过完节楚老爹和沈氏就要回去了,可楚戈倒是说着让他们再住两天,过些时候再下阳村去。

    楚老爹是一口答应的。反正他们老两口回去了,就是和俩个孙女儿待在一块,家里也怪冷清的。还不如在镇子里热闹,可是沈氏倒不那么想,她一听楚戈说的,嘴里就碎碎念开了,说楚戈这是瞅着他们老两口能帮着干点活。才喊着让他们留下的。

    秀娘听着十分的不满,虽说她不知道楚戈干啥要喊着沈氏多住几天。弄这出力不讨好的活儿,可她瞧着沈氏说的,心里忽的就来气了,但是她又不好发火,要不让别人看着了,还会以为她是因为楚戈让楚老爹老俩口住下来而生气的哩。

    楚老爹趁着木坊里的伙计还没去睡午懒,喊着他们把北屋里的床板子被褥子搬到隔壁去的那间院子了去,那里有几间空屋子,赶好能让李老头,他们老两口还有小香儿楚安住进去么,摁着他们说的,就是老的小的住一个院儿,他们这些小两口的住一个院儿么。

    本来那间屋院,是早上秀娘和邻个儿的老王说好买下来的,她家这边的木坊和隔壁就隔着一面墙,秀娘还想着把墙给凿个大门出来,俩家就并成一家使了,要不她这会是在招伙计,到时人多了就没地方造板子了,而且那边的房屋多,赶好楚老爹和季老六他们不用挤到一块了么。

    刘氏用旁边的淘米水洗好碗,就递给文氏,文氏就拿着到跟前的木盆里淘洗了一遍,又拿给秀娘放到笸箩上沥干。

    她瞅着秀娘笑了笑,“哎,要不是楚戈这愣小子心眼儿实哩,我记得以前这小子是不怎么吃鸡蛋的,可刚听着是你给摊的鸡蛋,他就给吃的精光尽哩。”

    秀娘听着刘氏说的,只是笑了笑,说叨着把碗先放到院子外面晒干,刘氏瞧着也帮着她端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茬外面没啥人儿,刘氏就说了,“哎,妹子,你和楚戈再别闹别扭了,啊?楚戈这愣小子不错,他就木楞些么,你心放宽些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秀娘总算是松开说话了,“知道了六嫂,我没生楚戈的气。”

    刘氏瞅着秀娘是点头了,她立马就笑出了声,秀娘瞧着她也是一笑,这好六嫂苦口婆心的劝了她一上午,她不说点啥,那她还不得一直唠叨下去啊。

    其实,这几天秀娘也都在想,她觉得那天晚上是不是她自个儿太小题大做了,这楚戈本来就是那么个人儿,那样的性子,她能让他对自个儿干啥么。

    可是,话说回来,楚戈就是这样的性子,这样的人儿,性子直硬,又很顾家,当初陈老爹让楚戈娶她,也是看中这些的,而且陈老爹教楚戈打猎这门手艺,那就是他师父了,这师父说的话,他咋能不听啊!

    这么说来的话,楚戈娶她也是因为陈老爹的,可是就她和楚戈处了这么长的时间,楚戈对她到底有没有感情,她还是能感受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她都觉得出楚戈的感情了,这直愣子到底是怎么了么,难不成,是最近,他的心里有别人儿了,哎,这也不可能啊,楚戈不是这样的人啊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